乐天

嗟尔君子,无恒安息。靖共尔位,好是正直。

是故权利不能倾也,群众不能移也,天下不能荡也。生乎由是,死乎由是,夫是之谓德操。

德操然后能定,能定然后能应。能定能应,夫是之谓成人。天见其明,地见其光,君子贵其全也。

服务范围

行或使之,止或尼之。

北京乐天集贤科技有限公司,是产学研一体化的业务布局,在哥大和康奈尔的周秦学社中进行周秦文化与现代学术交融的积淀

科研项目 联系我们

独乐乐,与人乐乐,孰乐?

依托学社,根据市场需求衍生出两类主营产品:孩童核心素养与心理的交互式测评、周秦学社的国际高中生培养项目

不若与众 乐群取友

科研

君子位尊而志恭,心小而道大;所听视者近,而所闻见者远。是何邪?则操术然也。故千人万人之情,一人之情也。天地始者,今日是也。百王之道,后王是也。君子审后王之道,而论百王之前,若端拜而议。推礼义之统,分是非之分,总天下之要,治海内之众,若使一人。故操弥约,而事弥大。五寸之矩,尽天下之方也。故君子不下室堂,而海内之情举积此者,则操术然也。

心理学

志壹则动气,气壹则动志也。今夫蹶者趋者,是气也,而反动其心。

君子大心则敬天而道,小心则畏义而节;知则明通而类,愚则端悫而法;见由则恭而止,见闭则敬而齐;喜则和而理,忧则静而理;通则文而明,穷则约而详。小人则不然:大心则慢而暴,小心则流淫而倾;知则攫盗而渐,愚则毒贼而乱;见由则兑而倨,见闭则怨而险;喜则轻而翾,忧则挫而慑;通则骄而偏,穷则弃而儑。传曰:“君子两进,小人两废。”此之谓也。

孟子曰:“大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”

说不贵苟察

故君子之于言也,志好之,行安之,乐言之,故君子必辩。

“昔者禹抑洪水而天下平,周公兼夷狄驱猛兽而百姓宁,孔子成《春秋》而乱臣贼子惧。《诗》云:‘戎狄是膺,荆舒是惩,则莫我敢承。’无父无君,是周公所膺也。我亦欲正人心,息邪说,距诐行,放淫辞,以承三圣者;岂好辩哉?予不得已也。能言距杨墨者,圣人之徒也。”

君子必辩。凡人莫不好言其所善,而君子为甚焉。是以小人辩言险,而君子辩言仁也。言而非仁之中也,则其言不若其默也,其辩不若其呐也。言而仁之中也,则好言者上矣,不好言者下也。故仁言大矣:起于上所以道于下,政令是也;起于下所以忠于上,谋救是也。故君子之行仁也无厌、志好之、行安之,乐言之;故言君子必辩。小辩不如见端,见端不如见本分。小辩而察,见端而明,本分而理;圣人士君子之分具矣。有小人之辩者,有士君子之辩者,有圣人之辩者:不先虑,不早谋,发之而当,成文而类,居错迁徙,应变不穷,是圣人之辩者也。先虑之,早谋之,斯须之言而足听,文而致实,博而党正,是士君子之辩者也。听其言则辞辩而无统,用其身则多诈而无功,上不足以顺明王,下不足以和齐百姓,然而口舌之均,应唯则节,足以为奇伟偃却之属,夫是之谓奸人之雄。圣王起,所以先诛也,然后盗贼次之。盗贼得变,此不得变也。

凡言不合先王,不顺礼义,谓之奸言;虽辩,君子不听。法先王,顺礼义,党学者,然而不好言,不乐言,则必非诚士也。故君子之于言也,志好之,行安之,乐言之,故君子必辩。凡人莫不好言其所善,而君子为甚。故赠人以言,重于金石珠玉;观人以言,美于黼黻文章;听人以言,乐于钟鼓琴瑟。故君子之于言无厌。鄙夫反是:好其实不恤其文,是以终身不免埤污佣俗。故《易》曰:“括囊无咎无誉。”腐儒之谓也。

名不贵苟传

名者,命也,以口令之也

名者,命也,以口令之也,生而三月名之也。名是长辈对于孩子一生的“命令”。很多时候是描述定义新生命的特点。但更多就是期望和方向。最先出现的时候,名是生灵可以传播的一部分实体,名实一致之故,这是一切生灵共尊的原理。所以在很多文明里名是有神圣意义的。所谓神圣的意义是真实之意。

姓是血缘的关系,氏是有功有德有单独领地的同姓之分支。加在一起,就是姓名的出现。古代只有贵族有姓氏。到了三代西周,名的真实神圣的意义逐渐被礼教视角下替,演化成礼节的重要范畴。名以命质,字以表德。贬之用名,褒之用字。直接用名,必是言其质。这是种最没礼貌的用法。只有尊对卑是可行的。而且王不可以对上卿世妇称名以示尊重。据说如果想骂活着的诸侯,只要称其名就可以了。^_^。而策名除名是原来赏罚的一种,可想而知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了。称名,必是上对下,才可以名(命之)。君对臣,父对子,师对徒。反之,绝对不敢称名,也不敢重字乃至重音。也就是所谓的避讳。不敢相扰也。这是对尊长的尊重延伸出对其身体一部分的尊重。

其唯学乎

学之经莫速乎好其人,隆礼次之。

君子曰:学不可以已。青、取之于蓝,而青于蓝;冰、水为之,而寒于水。木直中绳,輮以为轮,其曲中规,虽有槁暴,不复挺者,輮使之然也。故木受绳则直,金就砺则利,君子博学而日参省乎己,则智明而行无过矣。

凡听:威严猛厉,而不好假道人,则下畏恐而不亲,周闭而不竭。若是,则大事殆乎弛,小事殆乎遂。和解调通,好假道人,而无所凝止之,则奸言并至,尝试之说锋起。若是,则听大事烦,是又伤之也。故法而不议,则法之所不至者必废。职而不通,则职之所不及者必队。故法而议,职而通,无隐谋,无遗善,而百事无过,非君子莫能。故公平者,听之衡也;中和者,听之绳也。其有法者以法行,无法者以类举,听之尽也。偏党而不经,听之辟也。故有良法而乱者,有之矣,有君子而乱者,自古及今,未尝闻也。传曰:“治生乎君子,乱生乎小人。”此之谓也。

《诗》曰:“嗟尔君子,无恒安息。靖共尔位,好是正直。神之听之,介尔景福。”神莫大于化道,福莫长于无祸。

乐天&集贤

君子言有坛宇,行有防表,道有一隆。言政治之求,不下于安存;言志意之求,不下于士;言道德之求,不二后王。道过三代谓之荡,法二后王谓之不雅。高之下之,小之臣之,不外是矣。是君子之所以骋志意于坛宇宫廷也。故诸侯问政,不及安存,则不告也。匹夫问学,不及为士,则不教也。百家之说,不及后王,则不听也。夫是之谓君子言有坛宇,行有防表也。